行业关注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 行业关注

陪诊服务如何规范发展?这个研讨会建言献策:尽快制定标准



发布时间:2024-06-18     浏览次数:5796     作者:    来源:新民晚报

随着医疗服务的日益完善和社会老龄化趋势的加剧,陪诊服务在提升患者就医体验、缓解医疗资源紧张等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在今年初召开的上海两会上,市政协委员、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副院长钱菊英联合多名政协委员,联名提交提案,呼吁不断规范需求庞大的陪诊服务,细化服务需求,界定服务边界,并提供服务保障,规避乱象。近日,上海现代服务业联合会医疗服务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医专委”)召开“陪诊服务行业行稳致远”研讨会,与会专家、医疗机构、行业人士等纷纷建言献策,同时形成共识:尽快制定陪诊的规范(标准),医疗机构、保险公司、陪诊企业要多方合作,形成服务链,使陪诊服务健康发展,进一步惠民惠医惠企惠社会。

图说:“陪诊服务行业行稳致远”研讨会召开。上海现代服务业联合会医疗服务专业委员会供图(下同)
陪诊服务需求旺盛

“近年来,医疗机构通过智慧医院建设、便捷就医数字化转型构建智慧就医新模式,提升医疗服务运营效率,但由于就医新模式存在一定的使用准入壁垒,在老年、行动不便、异地就医等就医弱势人群中尤为突出,这些人群对陪诊服务的需求日益迫切,在医院帮助特定人群就诊的陪诊服务也应运而生。”在线上出席研讨会的钱菊英委员介绍,目前,陪诊服务在医院存在的形态,为纯公益性的医院志愿者和纯市场化的社会“陪诊人员”。

需求的患者提供持续性、高质量的服务,仅能提供少部分优抚对象及其部分就诊环节的陪同就诊服务;市场化的陪诊服务因行业资质尚未明确,且缺乏规范性、制度性管理,服务尚存在灰色地带,既不能实现“陪诊服务”帮助就医弱势群体的初衷,也无法保障消费者权益,一旦发生纠纷,既损害消费者权益,也影响医院的正常就诊秩序。甚至有部分机构或人员以“陪诊”之名,行“黄牛”之实,妨碍医疗公平。
研讨会上,宝山区吴淞中心医院门诊办公室主任王萍说,目前,陪诊在院内的需求旺盛,数量不少,每月在100人至200人之间,需求涉及多个科室,几乎全覆盖,人群也多集中在老年人(孩子工作忙且脱不开身)和VIP患者。医院还没有提供专门性的陪诊服务,仅限于志愿者、居委会工作人员等,为患者做一些代配药等基础操作。医院方面暂时还做不到单独招录陪诊员,主要原因在于人力成本高,公立医院难负担,但是可能可以参照保安、护工等模式,与专业的第三方公司合作来购买陪诊服务。此外再联合基本医保、商业保险等方式参与,“保费如果合理的话,更易推进”。

参会的多位医院门诊部护理负责人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陪诊员的市场缺口很大。目前,医院所设的VIP病房、特需病房,都会给予患者导诊帮助、“一对一”陪护,陪诊服务雏形已有所体现。

可否纳入医保范畴

据了解,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2022年向社会公示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2022年版)》,“陪诊员”这一职业未被收入其中,与陪诊服务最为相关的职业为2021年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发布的“社群健康助理员”一项。其中,社群健康助理员的职业定义为:运用卫生健康及互联网知识技能,从事社群健康档案管理、宣教培训,就诊、保健咨询、代理、陪护及公共卫生事件事务处理的人员。

“明显地,陪诊员的服务范围已超出社群健康助理员的范畴;为了避免行业乱象(如人员鱼龙混杂、收费标准不一、缺乏监管等)发生,亟须制定一套覆盖且适用于陪诊员工作开展的行业标准。”有业内资深人士表示。

钱菊英委员在她的提案中建议:第一,加快制定陪诊人员准入资质(持证上岗)、服务标准等,进行专业性和规范性监管,确保患者的权益得到充分保障。第二,进一步促进医疗保险向健康保障转变,满足医疗服务的社会性、公益性特质,并探索保险偿付机制,陪诊环节部分服务是否可以纳入基本医保范畴,以基本医保、商业保险和自费相结合的形式,满足市场需求。第三,强化属地及行业综合监管,对陪诊服务进行综合性干预,做到既满足社会需要,又能且行且规范。其中包括资质审查、实名认证、规章制度、服务类别、服务流程、服务内容等。

医专委会员单位上海开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曲杰,从企业的角度,和与会者分享了《如何建立陪诊行业行稳致远发展机制》,他期望对陪诊服务建立行业标准,对陪诊人员进行专业培训和资格认证,利用信息技术提升服务效率,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我们公司投入大量人力财力研发的‘最悠陪诊App’已上线,为陪诊服务赋能,为客户提供便利。非常愿意和同行一起,在陪诊服务规范化、信息化、系统化方面进行探索,使陪诊行业能长远稳健发展。陪诊服务是一个密切关乎民生的新兴行业,需要政府、医疗机构和企业共同发力,使陪诊服务能行稳致远。”

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5月11日在对钱菊英等政协委员的提案答复中表示,为满足行业人才需求,持续推进为老服务人才队伍的培养,2023年9月,在市民政局的指导下上海开放大学首次开展养老服务陪诊师培训。近日,2024年度上海养老服务陪诊师培训也在上海开放大学开班,由上海开放大学与上海市养老服务行业协会联合主办,培训主题涵盖陪诊服务基本流程、医疗就诊基本流程、老年人生理心理特点、陪诊服务沟通技巧、陪诊服务法律责任等,内容兼顾职业道德与职业技能,并体现多学科知识融合的特点。在持续两年开展养老服务陪诊师培训的工作基础上,上海开放大学联合上海市养老服务行业协会,目前正在起草《陪诊师从业技能要求》和《陪诊服务规范》两项团体标准,有望于本年度向社会发布,将对陪诊师的综合素养、培训内容、服务要求等提出细化要求,以期推动陪诊服务的专业化、规范化。
推动标准制定实施

会上,与会人员就“陪诊行业如何行稳致远”的话题,展开了热烈讨论。上海现代服务业联合会副会长简大年表示,社会其实是一个相互服务的社会,陪诊就是一个很具体的服务,也是一个新的业态,而且和民生密切相关。一个行业要健康发展,必须制定标准,然后宣传、培训和实施,不然标准就是空的。上海现代服务业联合会将一如既往地关心和支持医专委的工作,推动相关标准的制定和实施,加强从业人员的培训和管理,在标准实施中,联合会将以第三方的角色,监督陪诊的全过程,使陪诊服务能健康发展,这是责任,也是我们有能力做好的工作。“陪诊服务不仅是对病人身体的关怀,而且在陪诊的过程中温暖病人的心,尤其是老人,这个服务值得点赞。”

上海现代服务业联合会副会长兼医疗服务专业委员会主任朱同玉认为,陪诊服务作为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关系到千家万户的生活质量,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医专委曾经邀请到瑞士的一个代表团,他们访问了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华山医院,以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对这些医院硬件设施的先进程度很赞叹,同时也婉转表达了医院服务质量还有待提升,而陪诊服务就是医疗服务中的一环。他提议在医专委中先成立一个陪诊服务的委员会,和大家一起开展后续的工作。

来自中山医院、瑞金医院、上海长征医院、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宝山区吴淞中心医院、嘉会国际医院、德济医院和国药康养实业(上海)有限公司、太平洋医疗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春田养老机构、欧葆庭养老院、一家人养老院、上海开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单位的代表出席研讨会。研讨会由上海现代服务业联合会医疗服务专业委员会徐梁副秘书长主持,副秘书长张怡出席。(湖北凯盛湖北凯盛科技凯盛科技凯盛宜把伞嗨小二安心睡智能陪护床湖北凯盛集团